【這是個傑克拔>心理師的moment】

 

事情發生的這幾分鐘,很是起伏、很是衝突,事情過了兩天,仍舊思考自己有沒有「反應過頭」,一種糾結的感覺還在心頭。
寫在這裡,也請大家指教。

13558817_510558452480499_3950022853551258186_o  

假日的下午4點,帶孩子來到河濱公園的戲水區玩耍。雙手各牽一個,右肩掛著折疊帳篷,左肩勾著她們裝泳衣毛巾的袋子,耳提面命告訴她們「玩水時,姊妹兩人一定要在一起」。斜陽依舊刺眼,姊姊邊被我拉著走邊抬頭瞇眼問我:『把鼻,為什麼呢?』,道理很簡單,兩雙眼睛大大的,絕對不能少掉任何一雙:『因為今天只有把拔帶妳們來玩,你們分開來玩,把拔就沒辦法兩個人都照顧到』,所以我這樣回答她們。

『嗯,好』孩子們懂了。

走到戲水區旁,找到一個適當位置。兩位小姐看別人玩得開心,就準備要衝刺。
『喂喂喂,衣服還沒換呢!』叫住她們,要求站在我身邊,看著她們只是眼巴巴望向玩得熱情的人們,站定不動。才放心回頭打開折疊帳,整理物品。

為什麼要描述這麼細節?因為,如果孩子當下是興奮失控的,接下來發生的事情,有可能讓傑克的情緒更暴走。

坐在帳篷邊換完她們的泳衣,馬上感覺有個大影子籠罩我和兩個孩子。起先,我並沒有覺得有任何不妥,抬頭往後看,嚴重背光只覺得對方像座大佛,只有人形、是個男性,長相表情完全看不清楚。

接下來的一兩秒,令我感到驚愕!

他身形一矮蹲到我身邊,滑溜鑽進帳篷拿起孩子的涼鞋後站到雙寶旁,拿起鞋子似乎想往自己臉上,是蹭、是舔、是聞,沒機會知道,我馬上起身擋在孩子前面,對他大喝。

『給我放下!』

  

對方看都沒看我一眼,隨便丟回地上便離開。第一時間顧不得他去哪兒,轉頭看孩子,好險!整叢好好的,只是被傑克拔大嗓門嚇到。

這時眼尾餘光才注意到,周遭10步以內的大人小人們似乎都沒了聲音,目光都看向我這邊。

「現在是什麼情況?這傢伙想幹什麼?」心裡邊想,順著孩子的目光,那男子在我前方才三大步的距離,背對著我東張西望。真是怒從心頭起、惡向膽邊生,那混帳還敢在我四周,先把孩子趕進帳篷,我在帳篷口指著他,用丹田咆嘯:『喂!這位先生,你拿我的東西幹什麼?󾓶』

周圍似乎又靜下來。那男子繼續背對著我,對我的怒吼無動於衷。空氣當場凝結,3秒鐘。

我又怒又狼狽,正考慮下一步行動時,那男子旁邊有位灰頭髮先生轉頭過來,怔了一下!

這一怔、那一剎那,灰髮先生和我,全都明白了。

我看到灰髮先生看那男子的眼神,那是一種「一定認識這個人」的眼神,而且關係還很親密,愣一下之後的歉疚神態,也可以猜得出來,那男子應該常常有類似的情況。

灰髮先生看到我質問那男子,也知道那男子一定做了些什麼,才會讓一個素昧平生的陌生人對他怒吼。

在灰髮先生跟我解釋時,男子緩緩轉身,我看到他的臉,活脫像個未經世事的大男孩,雙眼清澈又明亮,就算不認識他,初見面也很難跟壞人聯想在一起。

灰髮先生微微欠身:『對不起!他沒有惡意,只是會好奇亂拿別人東西。他拿了您什麼呢?』

我馬上回應著笑容,想必是非常難看的微笑,急忙欠身,下意識擺擺手:『沒關係!沒關係!沒事了,我了解。』

很莫名其妙的回答,特別是最後三個字「我了解」。灰髮先生看著我、凝視我,我確定他是看著我這雙細細的眼睛,像是知道我的了解,輕輕點頭、露著不好意思的笑容、欠欠身,轉身拍拍身旁男子的肉肩,叫著他的小名:『好啦!我們去別的地方看看吧。』

事情就這樣結束了。
-
-
-
這件事情結束了,但餘波蕩漾的心情還沒完結;對自己來說,不是撥珠算加一減五加十結果一翻兩瞪眼那麼簡單。(傑克拔什麼年代的呀?)

被騷擾的驚嚇、孩子生命安全的疑懼、一場誤會的和平收場、瘋狗浪暴起暴落的心情轉折,全攪在一起使得自己不知該如何難受;讓我最糾結的,是專業魂要上身又退駕的尷尬,幾乎一口氣快喘不過來。

這個moment,當然是傑克"拔"優先,但後頭那個(臨床心理師)職業稱謂呢?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傑克拔的教養樹

babyjac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