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則吊嘎影片牽引出一連串的「教養VS.自主」之爭,一個男孩在公車上打毛線衍生出「去性別刻板VS.天道倫理」的波瀾,最近這話題不只不陌生,幾乎三不五時發生在你我生活周遭。

 

我曾極簡短表達這是一種人際關係的納粹思維。那種隱藏在群體中的推波助攔,所有跟這件事情本身牽扯上關係的當事人,包括那對母子或PO照片的鄉民等,都無法預測和改變整體發酵膨脹到幾近失控的局面。

換個微視的角度來看,就看單一個體。為什麼妳/你或我在看到照片、影片、甚至第一現場時,會有"想表達意見的動機"呢?

告訴您,這一切都跟「投射」有關。

undefined

(圖片取自台灣wiki

 

講個小故事。


某天,如往常,我帶著校狗Bagel進行治療犬訓練。

這次,Bagel要磨練的是腳側行走,也就是牠要時時刻刻待在我的腳邊,無論我快或慢,以脖子為中心前後不能超出腳邊一頭身的長度。

訓練時,一定會有好奇的和想逗牠的人們,Bagel要經得起誘惑,時時注意自己是否與傑克拔保持標準腳側距離。大家有看過狗兒好奇的樣子嗎?微微張嘴吐舌、雙耳翹起,身體前傾,微微搖著尾巴,一副想要衝上去探個究竟的猴崽子。就是當時Bagel的模樣,活潑、好動又頑皮。

這是個學生準備放學的時間,聽到幾位司機大叔和跟車大嬸說到:『ㄟ,你看牠,牠少一條腿耶!看起來就好痛好可憐喔!』、『對阿,真的好辛苦好可憐喔』、『牠好難過的樣子』

IMG_20170303_151523_706.jpg


故事到此結束。或許您已經發現,我說這個故事的目的。是的,人類正在「投射」自己的感覺,在一隻明明呈現興奮狀態的狗身上。

為什麼這樣?為什麼這樣?以下試著拆解給大家了解:

1.大叔大嬸們看到一隻狗。

投影片1.JPG

2.他們原本認知,狗應該有四條腿的。

投影片2.JPG

3.現場活生生看到Bagel少了一條腿。

投影片3.JPG

4.想起以前受傷的經驗:光是個挫傷就疼各把月,少一條腿的嚴重程度絕對大於自己經驗。

投影片4.JPG

5.經驗延伸出一些感覺感受:受傷很痛、辛苦、因缺少而悲傷...。

投射歷程.jpg

6.他們腦中有疑問:Bagel為什麼少了一條腿、少了腿的牠過得怎樣...等等。但很可能無法獲得解答。

投影片6.JPG

7.種種疑惑、處理受傷的不愉快印象存放心中。

投射歷程1.jpg

8.不知道怎麼處理那種不舒服感覺。怎麼辦?

投影片8.JPG

9.那就丟在對方身上吧!(那些痛、悲傷、辛苦不是我心中存在,而是你的狀態)

投影片9.JPG

10.不舒服的感覺好些了。

投射歷程2.jpg

簡單來說,上述十點就是一種「投射」的歷程。特別是第8至第10,更是此歷程的精髓。

投射(projection),是心理學常用的專有名詞。是人這種個體下意識自我保護的方法。它保護個體不受內心衍生的感受/欲望/動機/情感所左右,而丟給他人去承受;白話來說,明明就是自己覺得,硬說是別人認為。投射還有個特性,通常個體不會發現自己把不舒服的感覺丟給別人,而且為了捍衛自己的「權利」,會期待那個被投射的對象,盡可能改善現狀,這樣被投射的對象就能解除某種危機(其實是自己不會再有某種不舒服的感受)。

大家核對一下最近發生的兩個事件:正義魔人正義個屁《媽穿羽絨外套騎車 後座女童穿「吊嘎啊」凍到縮手發抖 》。多少投射顏料噴灑在你眼見的「事實」中,你真的是為了對方好?或是連你自己也沒發現,其實只是讓自己好過些?

地球上,還真找不出其他生物會幹出這種事情。有個俗語說道「別人吃米粉,你在喊燒」;2016年起最流行的一句話:有一種冷,叫做阿嬤覺得冷。這種戲謔、貶損又令人不得不認同的現象,其實也都可以歸類在「投射」這種心裡保護規則下。

 

下次您伸出手指著對方:『你這樣會冷喔』時,不妨用指著自己的四根指頭仔細想想:是不是覺得那樣會冷呢?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傑克拔的教養樹

babyjac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