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果我沒記錯,2013年時台灣掀起一股「待用」熱潮。

從國外的「待用咖啡(suspended coffee)」,小麵攤老闆的「待用麵」,餐飲小吃的「待用便當」,一種遍地開花的『待用風』,在福利制度外見識到民間溫暖的軟實力。

IMG20170311121354.jpg

想起3年前吧!有天早晨難得到公司附近的豆漿店吃早餐,看早報、緩慢嚼著大餅、喝我最愛的鹹豆漿,刻意放空發呆。我來這家豆漿店時,總是這樣刻意慢活迎接這一天的清醒時刻。

耳邊聽到早餐店不太會出現的一句話,讓我猛然回神:『只有點這樣?太少了吧?』轉頭先看到餐櫃阿姨把三個還是五個鍋貼夾進塑膠袋內,然後等待客人繼續點餐。我才注意到阿姨眼前的客人,是看起來像兄弟的兩個小學生。一會兒看著透明餐櫃陳列的各式早點,一會兒抬頭看看上頭的餐點價格,猶豫了好幾秒(應該是)哥哥才說:『再一杯米漿就好,謝謝阿姨』

阿姨邊結帳邊唸唸有詞:『只吃這樣哪裡夠....』哥哥結帳,弟弟接過早餐,兩人就離開早餐店。

這一慕,讓我熱血大噴發,也不知道哪跟筋不對,我很少這樣。放下吃一半的早餐,快速選了飯糰抓餅米漿,放下100塊,跟阿姨說:『不夠等等我再補』。

趕緊追上去叫住兩兄弟,當下不僅緊張而且身體十分僵硬。走到他們面前,緩緩吸一口氣後,才像個長輩很老氣說:『弟弟,你們正需要體力和精神,早餐要吃飽一點。』把早餐塞到哥哥手裡,哥哥很有禮貌想還給我:『阿...媽媽有教我們,不能隨便拿別人的東西,謝謝叔叔』

傑克拔更是熱血充腦,耳根子漲紅,感動又心疼他們。拍拍兩兄弟肩膀,輕推他們回頭;『好好好,我知道我知道。快去上學,趕快吃早餐喔!』也不等他們回答,掰掰轉頭回早餐店。

坐回位子,喘一口氣,耳朵還發燙著,偷偷探頭往外看。嗯,那對小兄弟去上學了,很好。店內阿姨走到桌邊把找錢拿給我,藉著熱血還沒退,我請問阿姨:『店內可以捐像是待用餐嗎?』阿姨貌似不懂,花了點時間解釋待用餐的意思,阿姨才說:『我不是老闆....這裡好像沒有。』

那陣子,我比較常去光顧那家早餐店,但再也沒看到那對兄弟了。

 

這幾年,「待用」風聲緩了下來。但仍有一群人默默地無私付出。近日出遊在外頭用餐,點好餐點抬頭看到這一幕。

IMG_20170311_203230_337.jpg

 

或許自己生活圈和用餐習慣,傑克拔第一次遇到待用餐(他們稱為愛心餐)店家。內心又是一陣激動,和老婆討論後捐了能力範圍內的待用金給店家。

閒談中才知道,愛心餐這個組織的負責人,剛好是老闆的朋友,大家理念相同,願意為這群人提供點溫飽的力量。而有意願又有能力的來店消費者,也可以藉著這個平台幫助他人。

老闆說,不時會有流浪漢經過店家門口,望著店內欲言又止;也曾有附近國小學生,想吃早餐但付不出錢。我相信,接觸所有人最基本需求的早餐店,一定有許多現實的社會故事。我願意出錢,老闆捨得出力,花心思提供早餐給真正需要的人。

20170314.jpg

當然,我相信他們。也高調支持這件事情。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傑克拔的教養樹

babyjac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