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有沒有過這樣的感覺,孩子發生了意外受了傷,驚嚇心疼之後,還有一股怒氣。這股怒氣你沒法像平時那樣恣意發作,也很清楚在這當場,只有安撫孩子才是最重要的事。最後這種充滿張力的負面感覺,得像在保溫鍋裡慢慢降溫。慢慢冷卻。

20226377_10214076387329293_30495936_o.jpg

帶孩子去親子餐廳參加活動用餐玩耍,真是個便宜父母角色的選擇。傑克拔家全台最常去的餐廳,我想就是這兒了,這個環境的熟悉度明明僅次於家裡,孩子也明明在自己眼皮底下活動,但意外還是發生。
小朋友玩耍跌倒是稀鬆平常的事情,但倒地的這一下伴隨悶悶的撞擊聲,盯著小孩玩耍的我們馬上知道「這下有狀況了!」一個箭步上前時,Della已自己站起來走向我,尖叫嚷著撞到好痛,我馬上檢查全身上下,發現頭側出現一個前所未見的沉降溝槽,白到令我發毛的邊緣,開始冒出赭紅鮮血,瞬間把溝槽填滿。馬上要了衛生紙加壓止血,餐廳也馬上叫了計程車要送急診。畢竟是撞到頭,等待計程車的過程,我們一直觀察孩子的意識、是否嘔吐等。孩子雖然疼痛大哭,觀察結果也只有頭部挫傷和驚嚇,而童言童語的擔憂也讓現場多了些搞笑的氣氛。
擔心嚴重後果的心暫時擱下了,自己卻覺察到一股怒氣屯在肚子裡。「在公共場所不要奔跑講了多少次?」、「為了一個會飄的氣球追逐受傷,值得嗎?」、「孩子正要跑起來,自己為什麼看在眼裡卻眼睜睜不阻止?」明明知道意外的發生,就是誰都料想不到,心中卻很不理性地反芻這些責備。

 

生氣!
懊惱!
想把氣球刺破,用力扔進垃圾桶!

 

孩子還在哭,太太在悉心照料,感到煩悶的自己,轉身收拾細軟準備離開。到了醫院,為了縫合,太太帶著Della進到一個管制區域,隔著厚牆還是聽得到尖銳的哭喊,我陪著姊姊Sally在外頭等待,明顯坐立難安。

 

突然想到,小時候在家人的陪伴下學騎腳踏車的事情。當時只想趕快學會,用足力氣加速踩著腳踏板,第一次感受風在耳邊的成就,卻只顧踩踏忘了方向和煞車,一個勁兒直直撞上電線桿。天旋地轉間我被壓在腳踏車下起不來,遠遠聽到媽媽呼喊的聲音,一張關切的臉跑了過來,緩慢把我扶起坐好。膝蓋好大一塊污穢的傷口,手肘一道道刮痕,鼻子旁也流血了。150多公分的媽媽,背起當時已經小學的我,一步步走回家,邊走邊稱讚我勇敢;進了家門,小心脫掉衣服,陪伴我清洗傷口時放肆的哭鬧……。

 

這時,注意到Sally站在我身邊,用擔心的眼神看著我。一種被電到的感覺,恍然大悟。當父母不就是這麼回事嗎!總是得具備很強的能量,包容這樣的意外。我的父母也是這樣的,一定會氣自己,一定也會有不理性的念頭,但在孩子面前,就是個令人全心依賴的巨人,能夠強壯抵擋阻礙、能夠柔軟接納脆弱、能夠有彈性修復傷口。就是個堅不可摧的巨人…。

在我眼中,Sally 手上拿著的紅色氣球,那個代罪羔羊,已經沒那麼討厭了。發生了意外,傑克拔和太太一直在照顧那個傷口和Della的驚恐哭泣,卻忽略Sally也需要被關心。我抱起她,結結實實坐在椅子上,互相聊著從頭到尾的事情經過,直到妹妹縫合結束。

 

曾看到一段話。小孩子來到人世間,都要先允諾三件事情:1.要治療父母童年時的傷口、2.要教導父母如何無條件的愛人、3.要讓父母找到自己的價值和天命。我真實感覺到,父母造就我成為完整的人,兩個孩子也一直在成就、療育爸爸媽媽,成為更完美的人。

 

雖然不省心,但絕對心甘情願地擔著。

創作者介紹

傑克拔的教養樹

babyjac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